秒年岛-相对论

萌的CP皆萌逆
邪恶植物保护学会
堆放我自己写的小说、童话故事、旧文、随笔、漫画脚本,自制MMD图、视频、3D模型等等
第二基地 http://photo.163.com/dierjidi02/

天似穹庐:

LO也弄个摊宣!

父老乡亲们!10月2号@妖都_YGOonly 4号摊【跪摊不如打牌】不但没跪成摊,还搞了一个超豪华的摊子出来呢!

有本子有周边有无料,CP有海暗王玛娜塞奇(当然还有很多单品),除了摊宣上面的东西也许还有小惊喜等着各位呢!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ONLY约定你!(P2周边作者Carpela

【海暗】苹果

一个供自己开心的抽风脑洞XD,OOC有
————————————

“亚图姆看到海马濑人之前,海马濑人并不存在。”

“这不科学,你不能说牛顿发现万有引力以前,苹果都飞在天上。”

“这是我的世界,由我决定规则。”对方回答。

“你是BUG。”Kc的社长用确定无疑的语气说,声音中有一丝莫名的愉悦,“反过来还差不多。”

“我是你能感知的一切。我是你的创造者。”

“啊哈,那么创造者,你能给我一个苹果吗?”

于是两个巨大的苹果从地面升起,分别托起海马濑人与亚图姆。 

“你一个,我一个。”亚图姆说。

“你那个看起来比较好吃。”海马俯视着对方,如此评价。

“我使用了完全一致的数据构建。”...

甜甜甜,清爽口味!辛苦亲爱的组织活动了-3-

Catt:

2017海暗故事接龙大会-夏祭篇 圆满结束啦!

内含长图流量慎点(第一次做长图,略忐忑……)

再次感谢所有参加活动的小伙伴们!大家都超有爱的!笔芯~~


(本来做了一张MMD海暗封面图,然而忘记模型不给腐,于是就只发群里,民那私下看看就好了哈哈)

失踪的法师

失踪的法师 by 秒年

法师应邀来到这个小镇,然而他失踪了。
有人远远地看到法师被一个戴着面具和手套的家伙拖上马车出了城,认为他遭到了绑架,但是并没有人要求赎金。
起初,治安官想了很多方法寻找法师,无果。最后他不得不拿着法师答应来访的回信去求助邻镇的另一位法师。

“你当我是狗?闻闻气味就能找到这个人去哪了?何况你们舍近求远,只邀请他讲学都没邀请我——既然你们觉得他比较厉害,让他自己想办法好啦。”邻镇的法师冷笑。

治安官解释道:“那位法师的法术更偏实用,而您的研究比较深奥,等过几年镇上的孩子学成归来,会再邀请您的。”

“你说的没错,我的研究就是这么不实用。现在,我有个不实用的方法可以找到他,但需要来自同...

科学宅的数个午后

【原耽】如伴身侧 SWCF相关,蒋成(卖服务器的)X李跃(科学家)的日常,HE短一发完。
SWC是一种虚构的疾病,SWCF是寻求此疾病治疗方案的NGO。
————————————————————

科学宅的数个午后

by 秒年

  2017

“我能做点什么?”蒋成问。

“钱。”李跃挂掉了电话,他累得要死,回答也毫不客气。

李跃很快忘记了这件事,可几个月后蒋成兴奋地说他师弟拉到了一大笔赞助。

说是师弟,不过是和蒋成同一所学校,连专业都不同,在校时从无交集;多年后偶然遇上了,凭着这点名头,蒋成快速和对方打得火热。


“庄师弟和我想法一样,他正愁找不到门道呢,现在可好了,简直了!”蒋成眉...

马鹿头:

本子链接~ 同时还有合本的太太们制作的海暗小周边~欢迎大家一起购买,支持一直产粮的太太们~(((o(*゚▽゚*)o)))

某宝预定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7714088896

 
 
 
 
 
 
 
 
   
 
 
 @王的裙下臣   
 
 
 @carpela‧銀狐   
 
 
 @眠兔   
 
 
 @惠鱼   
 
 
 @元零叶   
 
 
 @日暮里   
 
 
 @VVV_SUCKA   
 
 
 @掀起王样的小白裙   
 
 
 @Catt  
 
 
 
 
 
 
 
 
 
 
 
 
 
 
 
 
 
 
 

[百合大纲文]道侣

壬刚醒就听到有人说:十指连心,得罪了。然后她手指被扎了一下,痛彻心肺,同时脑子里多了很多关于修真世界的介绍。
壬穿越后,腰不酸了腿不痛了眼睛也不近视了(穿越修真世界的基本福利XD),她想如果等她老了快死的时候再穿多好啊,现在真的舍不得啊……

这时扎壬手指的人(癸)就问壬愿不愿跟癸一起修行。
壬说要考虑一下。壬想,如果我跟着你修行,要用啥来交学费呢。当以何酬谢之?
癸想,当然是以身相许啊,可话不能这样说。于是癸说,等你到了凝敛期的时候,你也收个徒弟吧。
壬很意外,又觉得很不情愿,但是她想自己不情愿的事才能算是代价吧。

壬考虑后,还是决定跟着癸一起修行。有一天壬问癸,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癸想了一会,最终说,我问...

#海暗#蜂蜜与果酱的正确用法

“底比斯收成还好吗?”

“……还……还好”

“看上去还需要更努力‘耕耘’。孟斐斯怎样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唔……”

“遵命,法老。来点季风好吗?”

“嘶……慢一点……混蛋!”

“那可不行,不能耽误,这可是你说的。”


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

数小时前,阿图姆拒绝了海马的决斗要求,因为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海马便主动提出要帮忙。他们一边讨论,一边蘸着几案上的蜂蜜画地图,以各种颜色的果酱做标记。然而很快几案就被涂满,地图自然地延伸到了双方身躯上。

这场讨论最终还是变成了决斗,他们各自在身上画出卡牌,攻击力基本靠喊。

————加倍恶搞的番外————

海马:知道吗?你...

很美的#海暗#本!

马鹿头:

本子图透~排到现在,终于排好了~今天打样出来了~感谢百忙之中抽空,参本的大家~2p本子成员表(≧∇≦)


@carpela @元零叶 @惠鱼 @掀起王样的小白裙 @VVV_SUCKA @王的裙下臣 @Catt @秒年岛-相对论 @眠兔 

【原耽】如伴身侧

相信我,金钱关系也能打动你。怎样做个称职的替身。
狗血短篇一发完。纯属虚构。余弘深/庄知明 
——————————

  2017
“差不多就这些事,”余弘深说,“当然,我会付钱,很多钱。”
庄知明本该很愤怒,感觉被侮辱,可他只觉得荒诞好笑,他知道圈子很乱,却怎么也料不到会有人想对道具师出手:“你找其他人。”
余弘深按住他拉门的手:“再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
“钱我不给你,直接打在SWCF账上,你不是在拉募捐吗?”
庄知明的动作顿住了。
余弘深笑了:“钱是很有用的,不要随便视金钱为粪土。很有意思是不是?你不肯为自己,却肯为了更高尚的目标来考虑。”
庄知明也笑了:“你说得对,他妈的我是傻的。就算你把...

【王样生贺】#海暗#脑洞互换打印活动汇总

封面生贺图 by 清淡的留念   HB Atemu!


活动通过抽签交换脑洞打印,以交稿时间为序。 
 @雪人雪人雪  @秒年岛-相对论 @清淡的留念  @眠兔  @西歌  @Catt  @沙阳  @马鹿头 

1、留念的脑洞社长来到冥界后王拒绝和他打牌,两人一起瞎逛聊天,最后社长身体支撑不住被迫回去,两人在黄昏中离别。

雪人交稿:这思念,越过时空

  -兄长大人,你真的要...

一个#海暗#脑洞

社长前往冥界,中途遭到了夏迪的拦截,手里拿着千年秤。

社长:哼,你不是死了吗?

夏迪:生死不是你想象得那么简单。何况你不正是要去见亡者吗。千年神器本来都已经被埋葬,是你让它们重现于世,你必须承担这个后果。

社长:要怎样?废话少说,决斗吧!

夏迪不理他,举起千年秤,把社长送回了3000年前的古埃及(大型虚拟实境),只留下了一句话:如果你不是你,不能前往。如果你还是你,不能留下。


社长(漫画)发现自己变成了赛特,然后帮助法老王治理国家(谈恋爱)。

社长做法和过去的赛特有很多不同,也有很多相同。但他最后没有被黑暗大神官控制,也没和法老打最后一场。

然而法老的命运并没有改变,千年锥还...

有关ATEMU所在冥界的猜测以及复活可能性的碎碎念

在DSD之前,我所理解的YGO冥界是一片虚无。去冥界几乎是死的同义词,冥界是永寂,或者稍微委婉一点,安宁的永眠。

DSD似乎没有给出明确的设定,以下3种可能都是我个人的猜测(YY),我个人可以接受设定1和设定3。


1、冥界是王精神世界的延伸。这里实际上只有王,没有其他人和其他东西。王可以在其中创造NPC(卫兵)和物体,这个精神世界可以接待外来的人(社长)。 基于设定1的短文#海暗#囚徒


2、冥界里除了王还有真正的居民。每位法老有一个自己的冥界,法老以外的人依据法老的统治时代决定划分到哪个冥界,如果历经多代法老,会被划分到他们所经历第一代法老的冥界(所以神官团不在)。冥界...

#海暗#囚徒

“又见面了,海马。”法老说,“看,阳光所及之处,皆是我的领地。”

“但你是我的。”海马脱口而出,然后补充道,“你必须和我决斗!成为和我永远决斗的囚徒。”

“我已经放下剑了,海马。”阿图姆笑了,他离开王座,走向海马。

有那么一瞬间,海马想要后退,可这事发生得太快了,他来不及反应——阿图姆和他并排站着,挽起了他的手臂。

“早就想这么干了。”法老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诸位,这就是渡过冥河的生者。”

王宫里突然多了很多人,他们分明刚刚还不在那里。有些人海马从没见过,但他认出了伊西丝、双六、夏迪、黑魔导士,以及——他自己的脸。

“赛特,不和你的转世打个招呼吗?”阿图姆对黑皮肤的那个海马说。...

海暗521接龙 【完整版点这里】

 @Catt  @清淡的留念  @秒年岛-相对论  @马鹿头  @沙阳  @天似穹庐  @眠兔  @蓝月-IV凌V快海暗   @西歌  @泼墨麒麟  @元零叶 

顺便安利TAS中译版


俺EG的包含所有关键词的番外:

社长从会议室 墙角衣柜里找到一个伪装成命运石的东西。“不要动手动脚!”他捏碎了它。窃听者吓得起了鸡皮疙瘩

王手持纸条一脸冷漠:“所以巨兽入侵隐藏任务就是开后宫咯?土豪们为我服务吧!”

社长满脸呆滞你从没跟我提过你也是反派组织

窗口围观的女女女兴奋得想死尖叫着这发展萌得违反基本法。她们不得不拿起喷头给自己掉光了的节操降温。





——————
特别感谢蓝月辛苦制图汇总。

讲几个社长的冷笑话

#海马濑人#  EG向

1、 

(画外音)海马先生,请问您最初的姓氏是什么?

社长:哼,那种东西还是从地球上消失比较合适。 

(社长生父非常糟的设定)


2、

(画外音)海马先生,请问您最初的姓氏是什么?

社长:海马

(画外音)什么?

社长:你这个蠢货,否则你以为为什么我要让刚三郎收养我们。 


3、

(画外音)海马先生,请问您最初的姓氏是什么?

社长:乌门

(画外音)什么?

社长:It's the woman I was / That reminds me / To Believe in Something

复习漫画时发现千年情书有两个版本。最初误以为是SETO刻了两版。然而图2是美术馆(历史)版本-147话,图3是王记忆里的版本-336话。

主要区别:
1、ATEMU和SETO的服饰在两个版本中不一样。
2、历史里的情书,千年锥在ATEMU脖子上。记忆里千年锥在SETO脖子(石板上的SETO以及SETO本人都是),因为这一次ATEMU把千年锥交给了SETO,上一次千年锥是碎了的。

所以:ATEMU这是希望SETO当众挂情书?XD 当然记忆里发生的事,ATEMU的意志不能决定一切,与其说是ATEMU的希望,不如说是ATEMU(对其他人会怎么做)的印象。

 图一 Credits:
SETO & ATEMU & 美术馆石板 by 66
眼睛spa by スフィアマッp 
千年杖 by よるしろ 
青眼白龙 & 黑魔导士 by wicyll
PIC by secyear

让我美丽的王出来秀一下!

此模型禁腐,请勿发表腐向评论。
PIC Credits Yu-Gi-Oh KK 66 torcenanaria 测力计 wicyll
[Atemu] [Shirt]by KK
[Clothes] by 66
[Armband][braclet][Crown] by torcenanaria (deviantart) 
[Pose] by 测力计
[Earring][Pharaoh-necklace][Gold hairs-123][BM flagstone] by wicyll

觉得游戏王R的这张图原台词(居然让你担心了,我还不够强)不够有趣,改了一堆图玩做补完纪念吧哈哈哈……

全部补完:DM、漫画、TAS、朝日、各种剧场版、游戏王R(打牌44话基本无剧情,它赢了)…


王样:没事吧?海马…
社长:当然有事!你用刘海扎扎自己看啊!

魔王样:没事吧?海马…
绿社长:把我的心还给我!

时间与DSD无法抚平之痛

王离开的时候,杏子说她不明白朋友离开的意义。其他人的回答是:就算不明白,接受并一直记得就好。

而我到现在都无法明白离开的意义。我依然感觉离开有意义这个说法就像挫折有意义一样,真正应该感激的不是挫折本身,而是从挫折中获得了成长的力量。成长才是有意义的,挫折依然是负面的东西。

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无论父母子女、兄弟、还是朋友,的确总有一天必然要分离,有可能一直在一起的只有伴侣(所以社长做的其实是终身伴侣的选择XD)。

王的离开(对王来说)是否有意义,只有王当时非常清楚他选择的时候要面对的是什么,清楚那也是他想要的,他的离开才是有意义的。所以必须要回答两个问题,王当时是否清楚冥界里有什么?是否清...

[DN][M中心]追逐者

To  @Catt  From 秒年


可曾见过天空的坠落?整个视野充满了赤红,幕布般的火焰连接着地和天,风操纵着黑烟挤出怪诞的形状。


M转身跃上摩托,焦糊的刺激性气体乘着热浪从背后扑了上来,吞噬了他半个身躯。


混着尖啸的耳鸣,他纵声大笑,在几乎无人的高速公路上全速狂飙,将刚刚点起的路灯的光芒拖成无数的亮线。


道路两侧在他前方不远处重合为一点,M不管不顾地撞了上去,如利刃强行切开蛋糕一般。那是双眼视力差异过大产生的错觉,但既然连爆炸都没能夺走他的左眼,他又怎会甘心闭上一只眼来解决这个问题。


握持车把过紧的双手被震得有些发麻。混着烟尘的黑色血块在他...

火车

李兴坐在窗边,绒线帽低低压着他花白的头发,空茫的眼看着窗外熟悉的景色,他反复乘坐这趟火车已有四十七年了。

  

他们俩人都不认识的那个男人跳楼时,肖鸣并不在场,就连尸体也被一张塑料布裹起来匆匆抬走了,未得一见。

不错,李兴是发表了一些鼓吹那支烂股票的分析文,可炒股破产的人千千万,那个傻子自己要死,和李兴有什么关系?肖鸣竟然因为这个和他提分手!


肖鸣心里总是有些天真的幻想,两人曾经那样炙烈地爱过,即使现在感情已经降温,三年同居生活也总该剩些情谊,怎么就走到了这样的地步?李兴代他辞了工作,将他锁在家里,强`暴他。

你怎么敢离开我?!面对李兴充血的眼与质问,被囚禁了一周的肖鸣瞬间明白了...

你们地球真的是太【哔】了!

板塔先生是来自瑞姆星的访问学者。和其他瑞姆星人一样,他擅长拟态,仅从外表很难把他和地球人区分开来。但是只要走近他,无论对他说点什么,他都会脸着红(表情也有很好地对应拟态)迅速逃走。基于这种特质,他不能使用电话、语音聊天、参加学术会议,甚至观看视频时都必须关掉声音——幸好还有字幕这种东西。

同时,也没有地球人听过他发出过任何音节,就连同组的地球研究者也不例外。研究小组很确信板塔先生的发声器官完好无损,毕竟拟态能力决定了他可以拥有最完美的身体。

当然,板塔先生将在今晚通过电邮的方式向他最亲密的地球朋友罗兹先生吐露他关于声音的小秘密。他十分紧张,尽量用科学客观的语气来描述这个问题:在瑞姆星,常规交流方式...

硝烟曾

强强互攻,两人相识前已经各自收养了一个战争孤儿。

不是父子文,没有副CP。1v1,he,一发完结大纲文。

——————————
战争结束,留下无数废墟与孤儿。


A第一次见到B是在幼儿园,当时他正在旁边的商店购置一些日用品,先观察再行动是他习惯,尽管此刻已经没有必要了。


B在呵斥他的养子,因为这个孩子欺负比他更小的同伴。

我是国王,他竟敢反抗国王,他要受到惩罚,那个孩子说。


B看上去凶恶极了,小孩子全都被吓坏,不敢说话也不敢动。

A走了过去抱起了自己的养子,那个“被欺负”的小孩。不是你想的那样,这只是小孩们的游戏。

B板着脸,坚持让养子道歉。他们应该要懂,我们这么多年的...

填字游戏(全)

主CP:海暗

副CP:海马人/AI王


“情人节快乐,正义的伙伴要给你们一个大惊喜!”

“嘿,你们能解开这个谜题吗?”

“哥哥,加油啊!”


这是一个普通的五口之家,除了没有女性还有两个人工智能以外,它确实挺普通的。

按原计划,他们将在海马乐园渡过愉快的一整天,无需任何花费。但是此刻,两位家长被困在了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房间里,中间一道透明墙把他们分隔在两端。

海马濑人熟悉这里的所有设施,就像熟悉阿图姆的身体;他确信一分钟前这幢建筑还不存在,唯一的可能是构造它的墙壁使用了海马公司的专有技术——虚像实体化。这是一项基于力场的革新性创举,能让虚拟影像反馈触感并能承载一定的质量,就好像...

[海暗]KEY WORD

KEY WORD by秒年

CP:海暗(不是AI王)


“欢迎来到我的领域,你们将开启一段冒险……”


又是这里。这个声音很像阿图姆,但更欢快一些;海马濑人知道它属于一个电子幽灵,一个诞生于网络的自由意志。海马濑人还知道,紧接着两道光柱将劈开黑暗,阿图姆会出现在对面,并念出他的名字。


“KAIBA SETO”阿图姆盯着投射在海马胸口位置的光之名牌,“所以,你就是我的同伴?”

不,短暂的合作勉强尚在容忍的范围;更近一步的关系,无论是朋友或是同伴,对海马濑人全都没有意义;但他永远需要眼前的这个人,“对手,我是你的敌人。”

“规则里可没提过。”阿图姆凌厉的目光扫过海马的身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