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年岛-相对论

萌的CP皆萌逆
邪恶植物保护学会
堆放我自己写的小说、童话故事、旧文、随笔、漫画脚本,自制MMD图、视频、3D模型等等
第二基地 http://photo.163.com/dierjidi02/

【原耽】如伴身侧

相信我,金钱关系也能打动你。怎样做个称职的替身。
狗血短篇一发完。纯属虚构。余弘深/庄知明 
——————————

  2017
“差不多就这些事,”余弘深说,“当然,我会付钱,很多钱。”
庄知明本该很愤怒,感觉被侮辱,可他只觉得荒诞好笑,他知道圈子很乱,却怎么也料不到会有人想对道具师出手:“你找其他人。”
余弘深按住他拉门的手:“再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
“钱我不给你,直接打在SWCF账上,你不是在拉募捐吗?”
庄知明的动作顿住了。
余弘深笑了:“钱是很有用的,不要随便视金钱为粪土。很有意思是不是?你不肯为自己,却肯为了更高尚的目标来考虑。”
庄知明也笑了:“你说得对,他妈的我是傻的。就算你把钱给我,我也可以自己捐SWCF。”
“我们谈一下,”庄知明转身走回,坐在余弘深对面的沙发上。“每天花几个小时陪你跑跑步,扯扯谈之类就行?真的?没其他要求?”
“你不愿意做的事我绝不勉强你。”
“为啥呢?你要是想发善心,直接捐SWCF就行。钱多得没地方烧?玩这出。”

庄知明的眼睛渐渐和余弘深记忆里的那双重合,那么璀璨多情。那个人整日站在聚光灯下,却不相信无缘无故的爱与善意。
“她们喜欢的不是我,她们喜欢我就像喜欢一件漂亮衣服,我不过是个衣架。”记忆里的人这样说。
这是假的,演戏,可余弘深真的感到了心痛。他迷失在那双眼睛里,差点接不上自己的台词。

“我喜欢的人,你很像他,他……”后面的话梗塞在余弘深的喉管里。

“好啦,我放心了。”庄知明打了呵欠,“什么时候开始?”
“就今天。”
“明天吧,晚上我要打游戏,和人约好了的。”
“推掉,你就不能尊重一下出资人的意见?”
“不行,稀缺资源掌握在我手里。”庄知明笑,“这可不是平等契约,这是卖方市场。”
“行,明天。”余弘深也不在意,“我是不是该例行说一句,别真的迷上我?”
“少自恋了,滚吧你。”


  2019
“冯堃”余弘深含混不清地说,“你让我好好生活我就好好生活,你让我找人重新开始我就重新开始,凭什么?我凭什么听你的?”
余弘深不重,比好些布景道具轻多了,可庄知明费了老大劲才把他拖上床,盖好被子。傍晚他离开的时候,床上的那个人还在说醉话:“有意见?有意见你回来管我啊!”

“结束吧,我们。”庄知明懒洋洋地说。上午的阳光很好,天空中只有几丝淡云。
“啥?不是好好的吗?”
“你让我别迷上你。余弘深,你是个混蛋。”

 
  2024
电视里正在播报一则喜讯:SWCF终于攻克了技术难关,SWC不再是不治之症;接下来是SWCF账目公开,收支明细的网址;最后是捐助人名单,以捐助时间为倒序。在今年的名单里,余弘深看到了庄知明的名字,他自己的名字,紧接着他吃惊地看到了——

冯堃

那个不可能出现的名字。

眼泪从余弘深眼镜和脸颊的缝隙间渗出,流淌。

人类可以战胜疾病,却很难走进心灵,更无法跨越死生。

和很多人一样,冯堃九年前死于SWC。
但是今天,人们可以看到这个名字,很多次。
一年年,仿佛时光回溯,死者复生。

——————
开放式结局。标题来自同名曲 

始于方圆系列:
如伴身侧
科学宅的数个午后
违约金
乘桴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