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年岛-相对论

萌的CP皆萌逆
邪恶植物保护学会
堆放我自己写的小说、童话故事、旧文、随笔、漫画脚本,自制MMD图、视频、3D模型等等
第二基地 http://photo.163.com/dierjidi02/

失踪的法师

失踪的法师 by 秒年

法师应邀来到这个小镇,然而他失踪了。
有人远远地看到法师被一个戴着面具和手套的家伙拖上马车出了城,认为他遭到了绑架,但是并没有人要求赎金。
起初,治安官想了很多方法寻找法师,无果。最后他不得不拿着法师答应来访的回信去求助邻镇的另一位法师。

“你当我是狗?闻闻气味就能找到这个人去哪了?何况你们舍近求远,只邀请他讲学都没邀请我——既然你们觉得他比较厉害,让他自己想办法好啦。”邻镇的法师冷笑。

治安官解释道:“那位法师的法术更偏实用,而您的研究比较深奥,等过几年镇上的孩子学成归来,会再邀请您的。”

“你说的没错,我的研究就是这么不实用。现在,我有个不实用的方法可以找到他,但需要来自同一名生者的大量鲜血,越快越好,晚了就没用了。”邻镇法师补充道,“一个人失血那么多很可能会死,你自己判断要不要让我帮忙吧。”

治安官很震惊,他觉得眼前的这位法师很邪恶,下意识想把对方抓起来,然而又想到邻镇并不在自己职责范围,何况对方目前还什么也没做,仅仅只是提出了要求。

一夜过去,治安官下定了决心,交代副手如果自己回不来就接替他的工作。接着他找到邻镇的法师:“就用我的血吧,但是请您一定要把那位阁下救出来。”

邻镇的法师露出坏笑,伸手取血,一道法术打断了他。
失踪的法师出现了,曾经整洁的袍子上现在满是奇怪的油腻,他问:“生者的血液?可惜我已经把绑架者杀了。那么你到底要准备什么法术需要这么多血?”
“血灵示踪术。”
“那不是三滴血就够了?还只能得到一个大致的方向。”
“这个家伙破坏我守门的魔像,打断我实验还烦了我一下午,吓吓他怎么啦?”

失踪归来法师转过头来问治安官:“你到底在想什么?这种事也敢答应。”
治安官苦笑:“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犯蠢了。”
法师忍不住检查他有没有被施加过精神类法术。
邻镇法师大怒:“你在侮辱我吗?决斗!”
“你是骑士?决什么斗。”他已确认了治安官身上没什么问题。

治安官带法师回到小镇,请副手去法师提到的地方寻找绑架者的尸体。接着治安官试图诱导法师承认杀死对方是有必要的,然而法师并不领情:“那么你们打算怎样处罚我?”
“您在对方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前提下依然杀了他,考虑到您是这一事件的受害者,并不会有处罚,但这对您的名声会有些不利。此外,您杀死的那个卓尔,现在无法联系他的亲友。所以本镇会代为给您一笔赔偿。”治安官拿出一个鼓囊囊的钱袋。
“我名声有什么问题?以眼还眼不是理所当然的?”
“您不认为杀死没有反抗能力的敌人有失荣誉吗?”

啊哈,骑士那一套。

“听说骑士会保护弱小,鉴于我不是弱者,你们更为一个绑架者考虑是可以理解的。”法师讽刺道,“卓尔那么对我的时候可没管过我是否有反抗能力。幸好是我,换了其他人,死的会是谁?而我,被关了整整十天!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耻辱!只能用血来洗刷,金钱的赔偿有什么用?”

治安官坚持道:“但是,您提到那个卓尔精神似乎不太正常?”
“嗯,他似乎有很多幻觉和妄想,把我当成一本小说的主人公。我看过插图,除了发色,那人和我没任何相似之处。后来我干脆承认自己是那个人,才骗得他取下了禁魔环,毕竟那个主人公可不是一位法师。”
“您没有受伤真是万幸。”
        
法师想,还是不要说出来吧。最开始他不肯配合的时候,卓尔有殴打过他。不过那确实算不得什么严重的伤害。

“然而正因为他精神不太正常,他的行为恐怕不是出自本意,所以他应该被关起来治疗,而不是直接杀死。”治安官说。
“什么?!你们可以治这种问题?是谁?请一定要让我见见他!”
“呃,我听说过这样的传闻,似乎也没谁被治愈过,一般我们也只是关起来。”

法师很失望,冷静了下来:“你们大概没经历过什么动乱,还能保留这份理智,我去过的很多地方都认为这是恶魔附身应该烧死。可我见过被恶魔附身的人,他们有着完全不同的魔力波动……”
他回忆起当年的景象,被血浸透的土地,破碎的尸体和争食的秃鹫。

我没能保护他们。

法师变得有些悲伤:“来这里是因为我认为自己的知识还有点用处。现在想来是我太狂妄了,我没能力教你们防范邪恶,更没资格教你们保护自己。”
“不是那样的,我听说过阁下的许多事迹,一直非常仰慕您。”
“仰慕?听上去我像是个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法师声音里有一点点愤怒,“你说你仰慕我,可你完全不信任我,你根本不认为我能逃出来,认定这个打算教你们战斗技巧的人是个等待救援的可怜虫。这就是你会被邻镇老混蛋骗去放血的原因吗?你凭什么认定我的性命比你的更重要?这算什么?自我牺牲,伟大的荣誉?”
“我背叛了荣誉,放弃了自己的职责。”治安官有些沮丧,“我被私心冲昏了头脑。”
“哦?怎样的私心。”
治安官涨红了脸:“您一定要逼我说出来吗?”
法师嗤地笑出声来:“请原谅我吧,我总是有些不合时宜的好奇心。不用勉强。”

“那么告辞了。”法师站起身来,看着桌上的钱袋,“不用给我赔偿,这个就当是我失约的补偿吧。”

“您可以教我们很多,比如怎样从险境逃脱。”治安官停顿了一下,然后坚定地单膝跪下,“这就是我的私心,希望您能允许我向您效忠,追随您,守卫您。”
法师吓了一大跳:“你做什么?我又不是领主,我只是个法师。”
“阁下,您能接受我的爱吗?”治安官看着他的眼睛说。



——————————————
“……我从来没想过这种事。你说你爱我?就像那个卓尔对那本小说中的主人公那样?”
“不是那样的!”
“那是怎样?”
“我会对您很好的。而且,有个恋人到底是怎样,您不想了解这类的知识吗?”
“用来改进魅惑术?”法师脱口而出,又立刻更正,“抱歉,我不能这样对你,你是一个认真的好人,我不应该想着拿你做实验。”
“请您尽管这样对我吧。”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