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年岛-相对论

萌的CP皆萌逆
邪恶植物保护学会
堆放我自己写的小说、童话故事、旧文、随笔、漫画脚本,自制MMD图、视频、3D模型等等
第二基地 http://photo.163.com/dierjidi02/

[先杨]有关自愿

预警:OOC!OOC!OOC!没有车,没有车,没有车。没逻辑,无趣有病傻白甜。只是一个脑洞。拉低了tag的质量。


伊谢尔伦的某个下午,先和杨两人一开始只是随意的闲聊。
杨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红潮布满脸颊,抱住先往他身上蹭。
先惊呆了,像傻了一样,过了好一会才艰难地问杨:“您这是要做什么?”
杨挣扎着勉强回答:“医生。”
这时先才反应过来,赶快把杨送去医务室。同时感觉自己的性向受到了冲击,他竟然对提督有反应。

因为救治及时,杨很快没事了。
杨到底是生病了,或者吃错东西,还是被人下了药?这个时候检查结果还在分析中。
先拿出卡做的报告,说大家吃的食物都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红茶了,然后请杨回忆自己的红茶有谁可能动手脚。
就像卡说的,杨的目光常常专注于很远的地方,反而忽略了身边的细微之处。他最终只能说:“大概……你们都有机会,但我认为你们谁都不会这样做。”

杨思考了一会,提出了一个惊人的假设:“如果真的有人使用了药物,说不定目标其实是你呢。”
杨:“如果你当时真的做了什么,现在说不定已经被捕了吧。这样我就失去了一大助力。但若是混入伊谢尔伦的间谍做的,毒药显然是更好的选择。所以,说不定是你的情债?”
先:“什么样的情债会以您为目标,以把下官送进监狱为目的?绝对没有这种事。至少感情方面,不会有谁这样恨我,我有这样的自信。”
杨:“唔,确实说不通,而且就算那样,我也不会让你进监狱,只要说我是自愿的就好。”
先:“目前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少。我们都很清楚:药物下的自愿是无效的。”
杨:“但你当时并不知情。如果真的有人下药。”

先摇头:“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也看得出您的状态和平时很不一样。我怀疑过您喝醉了,但那个时候您身上并没有酒味。”
杨:“那种混乱的场合还能注意到这种事,很了不起啊。”
先:“只要和您相关,都不得不保持十二分的注意,有个脖子以下全都没用的长官总是得多辛苦一些。”
杨:“我也没那么差吧?呃,如果真的有人以破坏为目的做这种事,他显然不够了解我们,我相信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不会伤害我。”
先:“突然说这种话……还是不要这样相信下官的好。我也是很危险的。”
杨:“嗯?”
先:“比如现在我就很想……”
先靠近杨,在他耳边说:“如果我真的想做点什么,您愿意吗?”

杨:“如果我不愿意,你是不会勉强我的,对吧?”
先:“当然。”
杨:“这不是正好证明了你并不危险吗?”
先苦笑:“确实无法反驳。”

杨:“说不定危险分子是我才对。毕竟名义上我是上级呢。”
先:“事实上您也是上级吧。”
杨:“如果我以此为胁迫,比如要是不顺从我的话,就让你去送死。这样前提下的自愿也是无效的。”
先:“您竟然会思考这种事,还真是有些意外。”
杨:“我的脑子里可是装满了各种卑鄙的方案哦。嘿,你看上去并不怎么吃惊嘛。”
先:“这是我的荣幸,如果您希望我为您服务,任何时候,任何事。”
杨:“任何事?还是不要夸口的好,把司令官给你做,换我退休也可以吗?”
先:“下官能力范围内的任何事。”
杨眨了眨眼:“你这样真叫我不忍心了。你就没有想过,有没有可能下药的人是我自己呢?比如为了引诱你?怎样,失望吗?”
先:“完全不会失望。而且,肯定不是您。”
杨:“哦?一般凶手本人才敢说得这么有把握吧?”
先:“真是严重的指控。实际上,如果您要引诱我,根本用不着药物。如果您真的要……”
杨:“说得也是,药物太麻烦了。”

这个时候,检查结果出来了,杨新换的安眠药和酒有些冲突,产生了一些含催情作用的次级代谢物,那其实是个意外。
先:“您真是太不小心了。如果当时在场的人不是下官,如果是其他人。”
杨抗议:“我今天并没有喝酒。”
先翻动报告:“可昨天晚上您喝了对吧?代谢物的产生需要时间。”
杨:“唉,看来只能停掉这种新药,好不容易才找到一种效果还不错的。”
先:“您应该庆幸药物和酒精没产生更严重的后果!如果要塞因此失去它的司令官。”
被壁咚的杨立刻认怂:“是我错了,以后一定会注意。”

接着杨挠了挠脑袋:“这么说来,就像我开始说的那样,真的是我给自己下的药。”
先:“您不要试图转移话题,蒙混过关。”
杨:“转换话题就可以过关吗?”
先:“不可以。”
杨:“可不可以要试过才知道。——比如想引诱你的部分也是真的,当时我很庆幸是你。”
先:“您可真是!败给您了。”
杨:“我知道这不是一个适当的场合。我应该选一个更正式的时候……”
先:“您是认真的吗?”
杨:“我还不至于那么糟糕吧。”

这个故事以一个亲吻结束了。

评论(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