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年岛-相对论

萌的CP皆萌逆
邪恶植物保护学会
堆放我自己写的小说、童话故事、旧文、随笔、漫画脚本,自制MMD图、视频、3D模型等等
第二基地 http://photo.163.com/dierjidi02/

篱笆外的花

那是阳光明媚的某个夏日,一个小女孩拨开草丛,伸出胳膊去够篱笆外的一簇紫色的穗状小花。她试了好几次,总是差一点点。一片阴影无声无息地覆盖了她,一只带着手套的手摘下了这簇小花,在递给她之前,来者轻轻捻落了下部枯萎花萼中的几枚红色浆果。小女孩有礼貌地对衣着华丽的金发青年道谢,接过花笑着跑开了。
金发青年托起掌心的浆果,噙在口中,转身喂给身后的黑发青年,酸甜的滋味在双方舌尖晕开。那是最普通的野花,没什么用处,果实有轻微的毒性,人类误食会导致抽搐,不过对恶魔倒是没有任何作用。


学徒早已成为法师,他的脸藏在兜帽中,叫人看不清楚表情。不知为何,他对前方黑发青年有些在意,远远地跟在那两个家伙后面,直到刚刚才惊觉是因为那人把手笼在袖子里的姿势非常像老法师,施法者总是很注意保护自己的手,但每个人的习惯都有细微的差别。年轻法师感到胸中的钝痛化为了刺痛,同时又有点说不清的羡慕。


法师从领口拉出一个怀表形状的东西,它突然烫得像个不合时宜的怀炉。打开盖子,组成了单词的七个字母稍做停留就开始同时飞速旋转,反复几次,有时最末会出现一个连词符号。
你是不是搞错了?法师问。于是所有的字母都转为了空格,这是不想理他的意思。地火精灵可以通过它自己制作的这个法器发出刺耳的声音,但它很谨慎,外出时从不说话,其他人只会认为法师在与远方的朋友通话,这没什么奇怪的。

法师似乎有些茫然,最终他说,证据呢?

他们其中一个在说“从地狱到这里”和“从这里到地狱”应该使用镜像对称的魔纹。另外一个说这么久了都没试出哪种对称方式才是正确的,还不如继续改进那个全部推倒了重来的半成品。现在,他们开始争论某个卷轴没生效是否因为两边的历法不同。正好地狱和这里的历法就不一样。
地火精灵没有五官,它通过天赋魔法感知世界,能“看到”和“听到”常人不及的东西。

那最多只能说明他们和你来自同一个地方,或者想去那里。法师不赞同地摇头。

很好,右边那个家伙刚才施法了,我能确定他就是从地狱把我带出来的那个恶魔。


一场伏击悄然展开,被伏击者反应敏捷,迅速抛出了几个连锁卷轴,这是他们刚捣鼓出的新玩意,能按预设的时机和顺序自动打开大量卷轴。死亡领域笼罩了这片空间,无数被加持了灵巧术和狂暴术的骷髅士兵从地底钻出,死灵环绕着无头骑士漂浮,最夸张地是居然还有一匹梦魇,这有点超过了通常理解的卷轴能力,鬼才知道当初玛瑞娜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然而地火精灵在下一刻也唤出大量骷髅和死灵冲过去厮杀在一起,而且数量更多,辅助法术更繁杂;如果不是缺少施法材料估计连梦魇也能弄出来;它还顺便给法师张开了一面魔法盾。在这之前法师已用禁锢术控制了金发的恶魔,几发气势汹汹的魔灵弹击穿了对方的防御。半法师为金发恶魔挡下一道魔法冰箭,空间一阵剧烈地扭曲震颤,恶魔消失了。

我成功了!半法师脸上满是疯狂的兴奋。地火精灵立刻发现刚刚那个通向地狱的传送卷轴稳定性很差,粗略计算成功率还不到一半。不过没关系,它会有很多时间去完善。

冰箭融化,大量的血从半法师胸口涌了出来,他觉得有些可惜,如果再多一些时间,他们就能弄明白怎样把恶魔的身躯转为不死者,并保留原来的意志。这很寻常,不是每次都会有谁能帮你摘下篱笆外那朵够不到的野花。

每个人都要面对死亡。他说,平静地笑了一下,死了。棕红的皮肤开始褪色,黑长的直发变得卷曲,五官不再是人类的样子。

亡灵们的战斗还未结束,法师却像结冰般一动不动。刚刚那句话,过去,他常听老法师提起。

———同系列———
卷轴绘制者的墨水库
燃烧的手指
盐湖上的直角
篱笆外的花
融化的塔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