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年岛-相对论

萌的CP皆萌逆
邪恶植物保护学会
堆放我自己写的小说、童话故事、旧文、随笔、漫画脚本,自制MMD图、视频、3D模型等等
第二基地 http://photo.163.com/dierjidi02/

设定战

想复活主角的BOSS绑架了作者,法师/骑士。
萌的CP不同怎么谈恋爱,原作作者/同人作者。
短篇he,一对百合一对基,清水无差,放飞自我

————————————————

设定战 by 秒年

一、

迷迷糊糊间,一个冰冷坚硬的物体抵上了柏叶的太阳穴,“你是《魔树》的作者?”

“是啊。”她想用手拨开打搅睡眠的东西,没有成功。

“复活诺曼,否则——”

“又来了,你们怎么就不懂呢,”最近《魔树》刚完结,不少读者吵着要给她寄刀片,抗议主角的突然死亡。“悲剧有种特殊的美感……”

砰!


“妈呀,活的,亲儿子!”柏叶刚睁眼就看到伍德站在她面前。对方挥手,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止她靠近。

“复活诺曼,否则别想回去。”

“我穿了?”柏叶茫然地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黯淡的魔法阵中心。她揉了揉脸,盘算了一下,迅速地妥协了,“好吧,你赢了,在离这里最近的一座山……叫什么来着?”

“星落”

“嗯,那就星落山脚吧,那里有一个秘密通道连接着冥界。你可以把诺曼带回来。”

“我不记得这个世界有冥界。”

“现在它有了。”

“我劝你认真一点,作者。如果你的新设定和已有设定冲突,将导致世界崩溃。你会死在这里。”他的这句话伴随着回响,像是来自四面八方。

你当你是音箱吗,当初我大概脑子进水了才会做这种设定,柏叶觉得自己像个提醒儿子注意下打扮,却看到了一头五颜六色的乱发的保守家长,“你让我再想想……呃,我还有一个问题。刚才那个是怎么做到的,就是,那个我被枪杀的……幻觉?我记得没写过你有精神攻击的特质啊……”


伍德露出一个天真又残忍的笑,“对,你是没写过,这是同人设定。”


二、

看到屏幕上“全文完”三个字,青霜气得手直发抖。某种近乎憎恨的情绪支配她敲下了“融合世界”这四个字。接下来的一次次敲击键盘,让青霜的怒火变得绵长而冷静。她知道自己没什么立场憎恨,人物和故事都属于作者,柏叶有权决定他们的命运;然而情绪却真实地属于她自己,并且从来不讲什么道理。当然,从另一个层面上说,故事中的人物甚至不属于作者,而只属于他们自己,即使是原作作者也可能OOC;但这并不是她愤怒的原因。

青霜能接受《魔树》BE,但她不能接受以这样憋屈的方式BE。虽然柏叶曾经声称伍德是她亲儿子,诺曼才是真爱;但青霜此刻确认这个声明的后半句连一个笔画也不能相信,他妈的谁会这样对待真爱?!


诺曼为了那个世界死去了,在他最信任伍德的时刻。诚然,伍德这位强大而神秘的法师为诺曼提供了很多次帮助,有时候甚至是逆转胜负的关键;连青霜也被迷惑过,欣赏过他;但那不过是伍德为了实现最终阴谋的手段,一切都是为了夺取那个世界最强大的存在——魔树的力量。更讽刺地是那导致了位面濒临崩溃,诺曼因此不得不牺牲自己以拯救世界。


青霜知道命运是残酷的,不是每个故事都能以大魔王被揭穿打倒或者改邪归正而结束。但这一次,她拒绝接受。她必须要战斗,必须要做点什么。她将被自己的信念驱策,一刻也不能停止;直到她能为诺曼讨回公道,为那个世界夺回正义,她才能为自己取回安宁。


她采用了时下国外有些流行的“阅读体”;一般来说,角色阅读原著的时间通常在故事的中段,剧透未来充满了戏剧性;但青霜把切入点选在了故事完结之后,这一次,要剧透的是过去。


临近结尾,青霜写道,我们在这个世界写下的所有《魔树》相关的完结故事,只要被作者以外的人阅读过,就会自动放入融合世界的“阅读室”书架;书架上的《魔树》原著是融合世界的基础,然后《融合世界》以补充设定的方式加入融合世界,接着其余的故事按完结时间顺序也依次补充加入。设定补充时,和之前已有设定冲突的部分会被自动舍去;修文时,如果修改的结果和已有设定冲突,修改无效;若不冲突,也会加入融合世界。


这不过是YY,是自我欺骗,青霜想。但她真的从中得到了力量与安慰。


清晨,她把《融合世界》发给基友黑狐。半个小时之后,黑狐回复,“哇,非常好玩的设定,一个自我完善的开源世界,你真的不打算发出去?”

不了。青霜立即回复。

接下来她打了一行字,然后逐个删除,关机下线。


——“我还是不想她讨厌我”


三、

“末法时代,诸神早已陨落;残留的力量维持着一个脆弱的平衡,无法负担新神的诞生。……”


他们脚下,一整块棱光水晶制成的地板下刻着禁魔阵;三人座椅环绕的圆桌上有个书架,零散堆放着十来本书。这里所有人都被限制在座位上,只能听一本悬浮的破书那在里朗读一堆枯燥又乏味的东西。高高的天花板上固定着消音球,那本书是这个狭小的房间里唯一能发出声音的东西。


伍德不关心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诺曼就坐在左手边,伍德只想拥抱他,亲吻他,对他身体的每一寸土地宣告主权。

诺曼离开的每一天都像诅咒,一切都失去了应有的色彩,胜利的果实不再甘美,关于魔法的奇思妙想仿佛一夜之间枯竭了。起初,伍德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实际上,现在也无法回想;那就像是封存在体内的一小截隐秘的虚空,不可触碰,不能展示于任何人面前,却又盲目而急迫地想要吞噬一切。


“真高兴你还活着。”摩尔说。伍德这才注意到消音球的光芒熄灭了,书本也停止了朗读,他将目光粘回诺曼身上。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们。”诺曼微笑致意,仿佛他从未死去,“听起来,这像是一本关于我们的书。”

“那是……真的吗?伍德把你从异世界抓来,就为了修复一支法杖?还有红雾森林那次,袭击我们的人也是他?”摩尔有点犹豫,“你看上去一点也不吃惊或者生气。”

“……抱歉”诺曼回答,“我以为你知道。因为你一直厌恶他。”

“因为他不像你一样蠢。”伍德冷冷地说。

“你怎么有脸说这种话!”摩尔像是想冲过去揪伍德的领口,但他连站起来都做不到。

伍德挑眉,“我以为现在应该关心的是怎么离开这里,而不是好几年前的这些琐碎。”


消音球再次亮起,书本翻页,朗读又开始了,这次一直读到了“第一章完”,它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读了下去,“作者感言:今天是我22岁生日,开文求祝贺求支持么么哒!”

伍德微眯着眼,像是一只猎鹰锁定了它的猎物。


四、

阅读室里,《融合世界》刚刚停止了一段朗读。

“所以,你知道他做了什么,你还和他合作?”摩尔质问。

“大概是因为,他提供的方案总是那个时候代价最小的吧。”诺曼苦笑,“我没有办法拒绝。”

“禁魔阵停止运转了一瞬间”毫无预兆地,《融合世界》突然插了这么一句,摩尔和诺曼全都愣住了。伍德则抓住这个机会释放了一个魔法锚,之后,他将多次庆幸自己做了这个选择,而不是去试图击破棱光水晶以彻底毁掉禁魔阵——那根本来不及,时间太短了。

此前,《融合世界》介绍了阅读室的规则,书架上现有的书籍被阅读完毕后,他们将被传送出去;那意味着诺曼将再次回归死亡;只有等新的故事加入书架后,他们才会被又一次拉入阅读室。


伍德睁开眼,结束了相关的回想。根据之前的试验,他可以通过魔法锚随时返回阅读室,即使它存在于另一个位面。

他先去更换了一身华美但毫无魔力的法袍——阅读室不允许带入任何魔法物品,第一次进入时甚至自动给他换了一件丑陋的学徒袍——然后给柏叶加上一个临时的灵魂连接,将她一并带入阅读室。他严厉警告她不要触碰那些椅子,自己则被限制在座位上动弹不得。

桌子很高,柏叶费了老大劲才爬了上去,她首先翻开《魔树》以满足好奇心。进来之前,柏叶问过伍德到底是怎么把她抓过来的。

“和第一章把诺曼拉过来一样。”伍德不耐烦地说,仿佛她问了一个白痴问题。

“不可能!你能抓主角是因为你需要一个出生在某一天的异界人的血修复魔杖。所以你不需要知道位置,任意指定一个即可,只不过你正好抓到了诺曼。而我,虽然曝过生日,但是你怎么可能知道我的位置?”

“72章。”伍德回答。


翻到对应章节后,柏叶简直要被自己蠢哭。作者感言写道,那是连载第100天,正好她所在的地区能很方便的看到月全食。为了感谢读者支持就放出了她在自家楼顶的观测记录,各种细节精确到了几点几分,还留下了当天的日期。根据这些信息,伍德轻易锁定了她的位置,还知道了她的生日。是的,伍德之前只能知道她的生日是开文那天,但是并不清楚开文的日期。而且她做设定的时候为了省事,把自己世界当作主世界,魔树世界则是影世界,两个世界拥有完全一样的天文学特质。虽然两边历法并不相同,但换算起来异常简单。



五、

柏叶将《魔树》放回书架,然后拿起《融合世界》,却发现这本书根本不能离开桌子中央光柱的范围,她又试了《魔树》和其他几本同人,全都一样,只好放弃了找个舒服的姿势来阅读的想法。


才看了几页,柏叶立刻意识到所谓的“设定冲突会引起世界崩溃”的说法是伍德骗她的;冲突的设定会被自动舍去,具体表现是对应文字会被划上删除线。


随后,她发现除了《魔树》,其他同人里一切有关角色性格、心理、对话、动作等的描写全都被删除了;包括《魔树》完结后,她写完未发,仅给编辑看过,独立成文的两篇关于诺曼的番外也是如此。她猜测,“《魔树》原著是融合世界的基础”那句话意味着,《魔树》完结的那一刻,已经出现过的人设自动被补完,成为了一个自洽的整体。因为人和世界不一样,一个不完整的人无法拥有正常的智力,自我矛盾的设定不能存在。人设因为完整而封闭后,所有的补充人设都不能加入,他们不再是能被文字操纵的木偶。这也意味着她没办法通过写人设的方式让自己变得强大。


但是刚见面时,伍德的那个“精神攻击”又是怎么回事?伍德的体质被她设定为和精神攻击系不兼容,理论上他应该没办法释放相关法术,难道她想错了?柏叶茫然地随手翻看着其他书本,突然发现某篇同人里提到了一个能直接释放精神攻击法术的魔力道具,她笑了起来,应该就是这个了。


看完《融合世界》后,柏叶忍不住设想了一下,如果青霜的设定全都起效了会发生什么。“禁魔阵停止运转了一瞬间”,时间短得不够伍德完成一次攻击或者防御法术的吟唱,但足够摩尔发起一次冲锋并杀死伍德,这导致伍德会在融合世界死去。同时,因为某个已被删除的设定,诺曼会在融合世界复活。之后一切CP是伍德和诺曼相关的同人都会因为设定冲突而失效。和现在的诺曼一样,新同人出现时,伍德将会一次次地在阅读室里复活,被迫反复不停听摩尔和诺曼相关的同人。这实在太……恶趣味了,正如青霜在后记里说的,她曾考虑过把《融合世界》起名为《[阅读]还能更坑爹点吗?能!》。

柏叶笑得不能自已,认识青霜快两年了,她从来不知道青霜还有这么好玩的一面。


“你在笑什么?”即使不附上魔法,伍德的声音也充满了威慑力。

“我刚想明白你是怎么找到我位置的,笑自己实在是太蠢,哈哈哈。”不能让BOSS知道青霜这么涮他,柏叶想。



六、

在伍德催促下,柏叶开始思考主角复活设定被删除的原因。青霜弄出来个待涅槃的不死鸟,这是一种此前从未出现过的生物,它被融合世界良好地接受了。可是后面关于不死鸟走向诺曼,将其笼罩在羽翼之下,让主角随涅槃一起复活的部分却被删除。

根据青霜的设定,不死鸟是一种高等智慧生命,应该也要遵循那个设定封闭无法操控其行为的推测。

然而如果不死鸟一开始就在诺曼身边,主角就能成功复活吗?

柏叶直觉这里有很大的问题:阅读室有自己独立的法则,在这里复活不会影响什么;但魔树世界非常讲求力量平衡,主角用自己的生命避免了位面的崩溃,让他复活恐怕也必须付出相当的代价才能成功。

她掏出随身携带的签字笔在《融合世界》空白处随便写了几个设定试探,被删除了。


“那么你认为可行的代价是什么?”听完柏叶的推测后,伍德问。

“我要你的全部魔力。”看到伍德似乎在认真思考这个提议的可行性,柏叶反而吓了一跳,“不,我还需要你用魔力送我回去呢。至少,你得把从魔树那里夺走的力量还回去。因为和魔力绑定的关系,你将同时失去体温。这并不是说你变成了不死生物;你也不会像冷血动物,比如蛇那样需要冬眠。你会不再畏惧通常的寒冷;但是夏天会很难熬,必须时刻用魔法给你周围的空气降温。你将无法享受温热的食物,它们对你来说会烫得要命。还有……”

“就这样办吧。”伍德打断她。

柏叶感觉自己像个夺走小美人鱼声音的巫婆,“当然,比起你会得到的,这是非常仁慈的代价。”


新写的冥界的设定和带回诺曼的条件并没有被删除。她反而有点不确定了,如果这种“修文”不被认可呢?于是柏叶又随手写下一个测试设定,星落山蜜水湖东畔,一丛茂盛的野草间开着一朵四萼三瓣的红蓝紫三色花,这也是一个以前没出现过的新物种。柏叶让伍德到时候先去看看有没有这朵花,检查设定是否能生效,没效就不用去冥界了,大家洗洗睡吧。


“现在,可以离开了吗?”柏叶问。伍德告诉她,因为禁魔阵的关系,他只能单向进入这里却无法启动离开的法术,他们必须等待新的同人加入书架,阅读完毕后才会被自动传送出去。

好在这个空间不需要饮食和睡觉,其实也不用呼吸——柏叶试着憋气,的确无论多久都不会难受。


穷极无聊下,柏叶把所有没看过的同人都看了一遍,反正也就几十本。有些特别短,才一页,如果没有封面和封底的厚度简直不能叫一本书。她还发现《魔树》里也有少量删除线,个别前后矛盾的地方,后出现的设定被删掉了。比较特别的是,书架上有一本连题目在内全部是删除线的同人,伍德告诉她这本书从来没被读过,这个封面颜色的书一开始并不在书架上,他们也没因为这本书被拉进阅读室过。

之前有阵子同人特别多,他们频繁被拉进来,一天好几次。虽然每次都是返回到离开时的下一刻,能见到诺曼也很好,但是推算思路被打断令伍德心烦不已。天气也乱七八糟的,还不停出现新的魔法生物,在各地引起很多问题,有些他不得不亲自跑去处理。

“这段时间倒是少了,”伍德说,“但你最好细致地补完世界的设定,否则万一有什么会导致世界崩溃的设定被接纳了,你就等着陪葬吧。”


“我不会做,我也做不到。漏洞是补不完的。”柏叶想了一会回答道,然后,她在桌子上站了起来,“在我快离开的时候,我会试着设定一个定时炸弹,把这里炸掉。”



七、

亮光闪过,书架上多了一本同人,诺曼和摩尔随后出现在阅读室的座位上。伍德简单地向其他两人介绍了柏叶,同时新增的书飞了出来——砸到了柏叶的手,把她吓了一跳——然后开始朗读。它就读了一句,是关于一个草地的描写,紧接着就关闭并回到了书架上。三位男士对此无动于衷,看来是习惯了。


柏叶把这本书抽出来翻开,发现那是一本关于诺曼和摩尔在草地上野战的H同人,作者青霜。柏叶觉得满头黑线,你到底想干嘛?让他们读自己的H故事,真的不尴尬吗?而且吧,柏叶想,虽然你们每次写同人的时候,不管什么CP我都会点赞。但是你们没发现主角基友他是直男吗?我第7章、43章、56章都有暗示啊!很明显啊。其他人也就算了,青霜你也没发现,嘤,说好了爱我的呢,就知道除了我不会有其他人会注意这种细节。


诶,其他人……柏叶突然想到一件事,便忍不住向伍德抱怨,“你不是非拉我过来不可啊。你随便拉谁进来都可以做到啊!”

伍德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柏叶莫名意识到,这是一种不可言说的信任,但她依然在继续嘟囔,“比如搞出来这一切的青霜,为啥不把她拉过来!我知道她生日,我们面基过,我知道她就住我对面小区!”

诺曼几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头。伍德立刻说,“开启那个法阵每次都要消耗一块黑皎石。你提过这个世界上一共只有三块黑皎石。你确定要让她过来?此外,我必须提醒你,你的设定过位面‘水位’这一概念。这个世界的‘水位’很低。从你的世界到我们的世界很容易,返回则是几乎不可能的。”

被戏弄了的感觉让柏叶喊了起来,“那不是更要拉她了吗?她弄了个融合世界出来,难道就不管了?我可以设一个拥有跨‘水位’穿越能力的身体,让青霜穿过来,带我回去,不就结了吗?”


“我现在真相信她是作者了。只有她才写得出你那么糟糕的家伙。”摩尔看着伍德说。

“不能拉她过来。”诺曼说。

“你什么意思?!”柏叶见谁咬谁,“他为了复活你把我弄过来,你反对我想办法回去?!”


诺曼像是吃了一惊,询问清楚后道歉说之前不知道这件事,否则也会反对的。并提议修改他自己的设定来送她回去。


“你以为我不想吗,我做不到啊!”柏叶简直快哭了。她简单解释了一下那个人设不能被修改的推测。


“我也是被迫……所以我明白离开熟悉的世界有多么可怕。”诺曼说,“不能让青霜冒险。”

伍德像是有几分紧张,“你,想回去?”

诺曼摇头,“我留恋的人并不真的在那里,他们只在我的记忆里。”

羞愧如潮水般淹没了柏叶,她刚刚才意识到那对诺曼来说有多残忍,可是她能怎么做呢?为诺曼在这个世界创造家人?然后让那些家人怀念仅存于他们记忆中的亲友?


“留恋?!你表达留恋的方式就是选择去死?”伍德怒气冲冲,像一只快爆炸的坩埚。“如果你没有阻止我,等我吸收完全魔树的力量,我能拥有接近神的力量。我可以开辟一个新的位面,让你们这些人都进来避难,哪怕世界崩溃了也没关系。”

“你不明白,”诺曼说,“我永远会做那个选择。”

伍德阴着脸沉默了很久,最后说,“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我向你保证,我永远不会再让你处在需要做那个选择的境地。”

“谢谢你。”诺曼平静地说。


“这可真是划算,为了魔力把你弄死,再‘牺牲’魔力把你救回来,什么也不亏还能收获感激!”摩尔夸张地讽刺道。

诺曼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

“这句倒是没错,”伍德恢复了平日的样子,“付出不情愿的代价才叫牺牲,否则只是选择。你不用放在心上。”


“我怎么办啊”柏叶小声说。

“写个友善的魔法生物,”伍德说,“你不能操纵它,但是你可以和它交谈。”


“好办法。”柏叶随便找了本书,写下了设定。但她发现跨越位面水位送人能力的描述被删除了。柏叶脸色煞白,这意味着,这种能力超过了这个世界的力量限制。


这个时候,时间到了——每次阅读完后都会留下一段时间供他们讨论——所有人都离开了阅读室。



八、

柏叶躺在床上想了很久,觉得只剩下最后一种办法了,那就是提高这个世界的“位面水位”。一个世界的物种数量、丰富程度和力量决定了“位面水位”的高低。因为用了相同的天文学设定,所以融合世界和地球一样大。但是它生命密度很小,水位特别低。

不能直接大量造物,柏叶想,因为那违反现有的“水位”设定。但她可以搞一个方舟,他们原来的世界不适合生存了,所以逃了出来。方舟内部是异常巨大的魔法空间,拥有无数的物种,他们会在近期到达融合世界,提升这里的“位面水位”。


第二天,伍德带回了诺曼,然后把柏叶单独送入阅读室,他忙着陪诺曼,没空理她。


下笔之前,柏叶突然犹豫了,她永远也忘不了诺曼说“我留恋的人并不真的在那里,他们只在我的记忆里。”那句话时的表情。


只需要笼统的几段话,能让这里出现百万种植物、微生物、鱼类、两爬、鸟类以及哺乳动物。当然,那些拥有强大力量的智慧魔法生物,需要分别详细描写。

它们会真正“活在”这个世界上,会有痛苦,会老去,会生病,会死亡。它们会有天敌,会和本土生物相互猎杀,会被杀死仅仅为了取走材料,会有残酷的竞争;很多将不得不在贫瘠的土地上挣扎求生,有一些将永远带着残疾……

柏叶从未如此深刻的体会到佛教说所的八苦。


“末法时代,诸神早已陨落;残留的力量维持着一个脆弱的平衡,无法负担新神的诞生。……”她想起自己小说的第一句话,她不相信神明,这个世界也不应该有神明,她只是普通人。


柏叶觉得非常恐惧,她不知道这么做是不是对的,让这么多的生命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仅仅为了能让自己回去。

如果它们从未出生过,它们便不会经历苦难。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一个故事的热度期限是很短的,柏叶也不是很红,很久都没新的同人出现了。她独自在阅读室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或许几周,或许几个月,没有任何参照可以衡量。

唯一陪伴她的只有书架上那二十五个故事,一本原作,二十四本同人,她看了很多遍。

阅读室没有窗户,有时候,她觉得自己仿佛并不在这里,反而置身无边空寂的宇宙,就在那艘方舟上,那些神奇的生灵就在她身边穿梭游弋。


她忽然惊觉,不能再等下去了。如果创造它们已经注定是因为自私;那么至少不能再是因为孤独,她不能等到自己精神崩溃了再开始。

如果那些生命的诞生不是单纯地源自好奇心和创造力,那么至少应该伴随着喜爱与希望;她应当赋予善意和美;设定尽可能多的强健体魄以及平和聪慧的性情;用充裕的时间小心地去维系那个脆弱的平衡。



所有书本空白处都被写满后,又过去了很久,久到她开始思考能不能改写阅读室的设定让自己出去的时候;新的同人又出现了,作者还是青霜,只是一个段子,划满了删除线,仅仅提到某个茶杯的一句话被保留了下来,但已经足够了。


它像一道光,一个救赎。


柏叶微笑着向三人致意,接着在新同人空白处写下:第二十七个故事出现在书架的那一瞬间,阅读室的能源球耗尽了它的能量,在三人进去之前,这片空间就停止了运转。


后来,柏叶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书架上,第二十七本故事的名字叫《设定战》。



全文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