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年岛-相对论

萌的CP皆萌逆
邪恶植物保护学会
堆放我自己写的小说、童话故事、旧文、随笔、漫画脚本,自制MMD图、视频、3D模型等等
第二基地 http://photo.163.com/dierjidi02/

火车

李兴坐在窗边,绒线帽低低压着他花白的头发,空茫的眼看着窗外熟悉的景色,他反复乘坐这趟火车已有四十七年了。

  

他们俩人都不认识的那个男人跳楼时,肖鸣并不在场,就连尸体也被一张塑料布裹起来匆匆抬走了,未得一见。

不错,李兴是发表了一些鼓吹那支烂股票的分析文,可炒股破产的人千千万,那个傻子自己要死,和李兴有什么关系?肖鸣竟然因为这个和他提分手!


肖鸣心里总是有些天真的幻想,两人曾经那样炙烈地爱过,即使现在感情已经降温,三年同居生活也总该剩些情谊,怎么就走到了这样的地步?李兴代他辞了工作,将他锁在家里,强`暴他。

你怎么敢离开我?!面对李兴充血的眼与质问,被囚禁了一周的肖鸣瞬间明白了。他紧紧抱住李兴,哭着哀求李兴不要抛弃他,不要留下他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间,他感到怀中李兴绷紧的身躯渐渐放松了。


他们和好了,仿佛从来没争吵过,那之后又过了两个月,他们决定一起去合重山旅游,爬山途中拍了很多照片,回程的路上两个人都精疲力竭,也没心思在狭窄的车铺上亲热。肖鸣躺在上铺的床上,李兴睡在他的下铺。四人车厢的另外两张床空着,非节假日的票总是卖不完。

第二天,李兴醒来时,车厢里只有他一个人。起初,他以为肖鸣是去拿早点了,和往常一样,卡证依然在李兴枕头下,现金、手机、行李甚至洗漱工具,任何东西都没少。

所以等李兴去报案失踪的时候已经是几个小时后了。肖鸣父母早逝,李兴又一直不屑和肖鸣的朋友往来。这趟火车半夜会停靠很多站,后来李兴都去找过,然而他再也没见过肖鸣。



————————————————————

俺挺喜欢肖鸣的,大概就是:一旦越过某种界限,那便没有商量,不会相信悔改和一时糊涂的辩解,绝不原谅,不去挽回,不会真的妥协,没有留恋,没有信任,只有伪装,坚决离开,人间蒸发的一种惨烈吧XD

瞬间明白不是明白了李兴是个渣,而是明白了怎样才能逃走。肖鸣利用两个月时间骗得李兴放松了警惕,在电脑、手机和房间里抹掉了可以正常追踪到自己的痕迹,为逃跑做准备。李兴一直控制着他的证件和银行卡,但是一个人铁心要跑才不会管这些,补办就是了。

男性不能成为强`暴的犯罪客体。故事设定的背景是47年前比我们现在早几年,那个时候男性也不能成为猥亵的犯罪客体。他们住在长租的房子里,而且是以肖的名义租的,只有反锁,没有捆绑,非法拘禁很难举证,一旦报警不受理或者结果是调解批评教育,就没办法完美蒸发了(喂 

肖鸣 取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之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