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年岛-相对论

萌的CP皆萌逆
邪恶植物保护学会
堆放我自己写的小说、童话故事、旧文、随笔、漫画脚本,自制MMD图、视频、3D模型等等
第二基地 http://photo.163.com/dierjidi02/

[莱杨无差]心想事成

背景:全员存活(?)。说全员就全员,包括原著中所有的角色,比如在战争中丧生的炮灰,无论他们的名字有没有在原著中出现过;甚至包括特留尼西特这样的。(什么鬼!

儿童节快乐!本质是糖,HE。

这个世界绝大多数设定和原著一样,除了两点:
1、由于各种阴差阳错,莱因哈特和杨文里没有恋爱经历,也没有结婚。莱因哈特的继任者是安妮罗杰,实际掌权者依然是希尔德。
2、这个AU多了一个叫费蒙的疯狂科学家,别担心,他只是一个背景板,具体看世界设定:http://secyear.lofter.com/post/1ce05ea9_ee7296d9

————————————

从昏睡中醒来,他想喝点什么,于是不远处的工作桌上就出现了加有红茶的白兰地。他迷迷糊糊地盯着空空的桌面,那里没有需要处理的文件,只在右上角多出一个信封,直觉告诉他里面装着这个月的退休金。

他还是不大清醒,口中嘟哝着“尤利安”,这一次尤利安没有出现,在今后的数十年中他将无比庆幸这一点。

杨文里站起来,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也不会疼痛。之前在船上腿部中弹的情形和现在的这一切,到底哪个才是梦?

他扫过布满房间四壁的书架,上面放满了书,取下一本,杨毫不意外地发现里面的文字大多不太连贯,有一些书甚至只有空白页。

杨文里回到床边坐下:“所以,费蒙是对的吗?费蒙的世界?”

他听到有人敲门,走过去打开,门外果然是杰西卡和拉普夫妇。

来访的这对夫妻证实了他的猜想。他们只稍微交谈了一会,离开前杰西卡建议杨不要马上离开屋子:“最好先留点时间适应一下。”

但杨还是很快走了出去——既然必须要面对,那么早一刻晚一刻其实也没什么区别。屋外的墙壁被贴满了密密麻麻的纸条,样式有些类似那种老式的水电催缴单。

杨文里伸出手,逐个摘下纸条,或许是下意识筛选过的缘故,他首先看到的是同盟好友的来信,信上说,你来得这么早真是不像话,部分信件附带有本人的立体影像。

接下来是熟人的,他认识但不算朋友的同僚、上司或者部下等等,向他问好。也有同盟官员的来信,有些还是特别讨厌的家伙,他毫无犹豫地点了拒绝。

再之后是陌生人,大多对他表达慰问、感激、喜爱与崇拜之情。

毫无防备地,他点开了一张纸条。

“我是战争中因你而死的人。”

没有署名。

仿佛有一只巨大的手攥紧了他的心脏,很难有比这更可怕的事了。

在那之后,这类纸条越来越多,同盟或者帝国都有,大多数都附着自我介绍。

杨文里全部选择了“确认,我已经到达。”。

其实他可以瞬间确认所有的纸条,但他还是一张张地慢慢展开,一份份地仔细阅读。

这是杨来到费蒙世界的第一天,它无比漫长,因为只要他不愿意,太阳便永远也不会落下。


宇宙历八零一年七月二十七日,杨文里的小屋迎来了两位特别的访客——莱因哈特和齐格飞。

“一直以来,我都想再见你一面。很抱歉上次见面时,我说了失礼的话。”俊美的金发青年这样说。

指什么?杨疑惑地想。他不容易感到被冒犯。

如果那个朋友还活着,我现在面对的应该不是活着的你,而是你的尸体。——大概是这个?他回忆了好半天才想到。

或许是眼前那张死亡也无法削减其魅力的精致脸庞太过严肃,杨忍不住想缓解下气氛,他着笑说:“那也没什么,反正你后来真的见到我的尸体了吧。”

对方回以惊愕以及愤怒,此外还有不容忽视的刺痛。杨竭力止住自己想后退的欲望,仿佛只要他那样做了,莱因哈特便会冲过来质问为什么他胆敢又一次丢下自己先逃走了。

我搞砸了,杨想。有什么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所以他认真地道了歉,老实承认自己不应该拿这件事开玩笑。

莱因哈特没有回答。

红发的青年趁机含蓄地却诚挚地感谢了杨还活着的时候对莱因哈特精神的稳定作用。

他们离开的时候,杨文里决定要弥补莱因哈特,在以后。他很公平,无法允许自己伤害了一个人的感情却什么都不做,如果莱因哈特还会再来的话。


杨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他只是在莱因哈特之后拜访的时候说得多了一些。其实他很怀疑这样做的意义,毕竟他们都已经死了,持有何种观念不再重要。

在活着的时候,杨就不热衷于说服他人。他只是陈述自己的想法,并不强迫对方一定要接受。杨文里永远质疑绝对正确,永远警惕自身——即使是在他最坚信的那些事情上。更何况,迫使他人改变观点往往既费力又无用。

然而,在他们无数次深入交流看法后,在他对一个人投入了这样多的精力与关注之后;他很难不生出一种隐秘地渴望,希望这个最了解他的敌人,也能理解他。

他变得越来越认真,忍不住列举历史上的无数实例,辅以目前所有人不被任何存在统治的现状加以论证。一次次地与莱因哈特做情景模拟,有时他们是敌人,更多的时候,他们是战友。

爱意从反复交锋的惺惺相惜中萌生,并且难以遮掩。那次模拟对战之后,他们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这么说或许有些冒昧,”杨文里说,“莱因哈特,你是否愿意和我结婚?”

“这……这太突然了。我还什么都没有准备。”莱因哈特结结巴巴地说,一大捧红火的玫瑰出现在他手中,然后越来越多,几乎要掉出来,他赶快把它们堆在杨的怀里,“请你一定要和我结婚。”



注:加粗那句来自《银河英雄传说》风云篇 第十章 “皇帝万岁!”

PS: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那句,基于特殊的世界设定:费蒙世界可以共享记忆(包括情绪记忆);如果一方愿意分享,另一方愿意接受。
简单来说,就是莱因哈特对战之后太兴奋了,不小心共享了自己的部分情绪。因为杨对他并不设防,很自然地就选择了接收,get到了莱的爱意,然后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莱也知道杨收到了,看杨没有表现出反感,就回去问齐格飞应该怎样追求杨,结果被杨抢先了。

ooc小剧场:
“我是战争中因你而死的人。”——莱因哈特接住写着这样一行字的飞镖,扔了回去:“想报仇就尽管来,朕等着。”

——————————

为了剧情弄出一个世界设定。这大概就像做MMD要先去做个背景吧……

欢迎评论,非常感谢!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