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年岛-相对论

萌的CP皆萌逆
邪恶植物保护学会
堆放我自己写的小说、童话故事、旧文、随笔、漫画脚本,自制MMD图、视频、3D模型等等
第二基地 http://photo.163.com/dierjidi02/

[莱杨]原点

一个焚香党兴致勃勃地想继续开那个冷感的车,结果车被杨头也不回地开走了的故事。HE是一定的。
杨的自由意志,迫使我关注车之外的东西,我尽量把车开回,但没成功。

冷感程度已经无法预警(但这只是此文的设定,对多样性的一种探讨,并不代表我心中的杨就只能是这样)。

懒得预警ooc了,请默认每篇都有此预警吧。
————————————

背景:莱杨结婚后。相关脑洞
————————————

被爱抚时会感觉舒服,激情时还会有些兴奋,听到荤话时也会不好意思(即使理智上对此很坦然);然而杨始终没办法从这种事中获得太多。

倒不是因为他有什么抗拒或者不满;实际上他满意得很,说有些享受也并不为过。

只是相较他的肉体,他的精神世界太广袤了(尽管他本人并不赞同这一点);以至于造成了某种程度的灵肉分离。他也只是人类,精力有限,一种渴求会抑制另一种,一种满足会填充另一种。

准确地说,并不是他从那些中获得的快乐比一般人更少,仅因为他从精神世界中能得到的实在太多了。

尽管它们总是很锋利,血淋淋的,常常把人割伤。
那是流动的火,是飞舞的刀,是无数个世界在他面前展开,是跨越时空与心灵对话。

阅读与书写。

他永远也无法放弃的东西。

他也不必放弃。

“你就不能专心一点吗?”他的爱人这样抱怨,然后任由他胡作非为。

他对此心怀感激,也学会了怎样不让自己的思路彻底中断,过后还能捡起来继续。


“什么都不要做就是我应该做的。”莱因哈特从冷冻舱醒来后便展现了惊人而可敬的自律,当他下定决心后,纵有不满也绝不指手画脚。这种态度甚至部分地被他带入了生活,极强的独占欲与近乎溺爱的包容,这两种特质竟融合在了一起。

如果不是索求太多,简直可以称得上完美。

杨不知道,对他而言,情事到底意味着什么,它既不是必需品,也不是安慰剂。他不明白为何自己在这件事上花了这样多的时间。把原因都归结于莱因哈特显然是不符合事实的,但为了避免他的爱人过于热情,他尽量不去表露这一点。

然而他们如此熟悉,他又怎能瞒过莱因哈特?

他会抗议,要求停止,至少中场休息的时间多一点;但几乎每一次都没有成功。其实他很清楚,如果他认真拒绝,莱因哈特一定会尊重他的意愿,但他竟然一次也没履行过这项约定的权力[1]。他没办法真的拒绝莱因哈特。

其实,莱因哈特与杨都更喜欢那之外的亲密,拥抱与亲吻,交握的手,安静的陪伴,有趣的讨论……但是不知为何,最后往往还是会发展成更激烈一些的交流。

*******

“好看吗?”莱因哈特问,最近他积极地投入艺术创作,倒也不是有多大兴趣,只是做点事打发时间。毕竟他不得不深入简出,剪短了头发,出门得带上帽子和墨镜。

“你最好看。”杨脱口而出,又急忙补救,绞尽脑汁地赞美作品。他很清楚爱人对自身外貌的看法。

“你不用这样,我应该更努力一些。”莱因哈特温和地说,甚至还有些高兴。

最后,那些风格各异的作品都卖得很好,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神秘艺术家引起了热议。

“你做什么事都很厉害。”杨由衷地说。

*******

有时候,杨会感到窒息。

水质变迁,岂在朝夕?

在做那个比喻的时候,他不曾预料到有一天自己会主动留在水质不同的地方。

现在的他可以随意写下自己的观点,不必像很多年前那样,只能把它们关在自己大脑里。和其他人一样,他的书也可以顺利出版,甚至拥有了不少读者。他还参加过一个学会,当然用的是杨威利这个化名,而不是赫赫有名的杨文里。

然而,在这里,几乎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词都被曲解,被当成完全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东西。

尽管他早有预料,尽管他不是为了说服别人或者证明自己而来,他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了沮丧。

或许水质不同不足以形容这种区别,那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没有共识,没有常识,基本观念如此匮乏。

他能出生在另外的地方,能遇到一群可以理解他说的一切的人,是怎样的幸运啊。

杨并不感到孤独,但有时候他真的很想念尤里安,他的孩子。虽然他明白,孩子总要离开,伴侣才是一生之人。

他很庆幸尤里安留在了另一边,那片更合适年轻人发展的星空,不必忍受这一切。

他的爱人曾建议他们一起回到自治领,反正于莱因哈特而言不管在哪都差不多,杨拒绝了。

“要正面应对挑战。”莱因哈特赞同道,从此没有再提。

莱因哈特总是能在一些奇怪的地方理解他,虽然理由有些微妙。

那么多人死去了,他如何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现在的这一切?

如果他要见证历史,他又怎能只见证一边的历史?

杨劝自己要更耐心一些,毕竟也有一些读者来信,朴素却充满智慧。无论在什么地方,总有闪光的灵魂。

他不禁感叹,之前仅仅在自治领度过了四年时间,安逸的日子就让一切都变得有些遥远,仿佛生活从来如此,今后皆是。

偶尔,杨也会想,如果他没有克服惰性,从自治领走出来,是不是就不会与莱因哈特重逢?是否现在的一切都会不同?

此时的杨还不知道答案,毕竟生活充满了变数与偶然性。

*******

杨依偎在莱因哈特的身边。

这不是他的避风港,不是他用来逃避那些不愿意面对的事的地方。

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那样的存在。

他注定无法获得心灵的平静。

然而他愿意如此。

他也愿意,在某些时候,将弥散在整个宇宙中的思绪收束回来,让注意力仅仅笼罩他与他身边的人。

没有其他,只有他们自身。

——————————

注:[1]反对婚内强奸,请勿随意模仿(设定中他们是事先有过相关的清晰约定的)。请一定在无强迫的环境下通过交流(而不是靠想象)确认配偶的真实意愿。一般情况下,拒绝就是真的拒绝,而不是情趣,也不是口是心非。

我只是想开个车,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女神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