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年岛-相对论

萌的CP皆萌逆
邪恶植物保护学会
堆放我自己写的小说、童话故事、旧文、随笔、漫画脚本,自制MMD图、视频、3D模型等等
第二基地 http://photo.163.com/dierjidi02/

时间与DSD无法抚平之痛

王离开的时候,杏子说她不明白朋友离开的意义。其他人的回答是:就算不明白,接受并一直记得就好。

而我到现在都无法明白离开的意义。我依然感觉离开有意义这个说法就像挫折有意义一样,真正应该感激的不是挫折本身,而是从挫折中获得了成长的力量。成长才是有意义的,挫折依然是负面的东西。

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无论父母子女、兄弟、还是朋友,的确总有一天必然要分离,有可能一直在一起的只有伴侣(所以社长做的其实是终身伴侣的选择XD)。

王的离开(对王来说)是否有意义,只有王当时非常清楚他选择的时候要面对的是什么,清楚那也是他想要的,他的离开才是有意义的。所以必须要回答两个问题,王当时是否清楚冥界里有什么?是否清楚他在冥界会怎样?这两个问题到今天依然只是可能有答案(猜测),没有真正的答案。

王不叛逆,他接受离开的结果;但是这不代表他想要,他追求回去。如果他清楚冥界有一堆问题需要他回去处理,可以说他是选择了责任;如果他很清楚冥界很平和,自愿选择了安息,也可以说是选择(而不是幸运而已)。

他必须清楚的知道,那才是选择,否则就是被动的接受,甚至被强迫。

没有人会知道他是否知道,没有回答,或许永远不会有。或许高桥心中有答案,但是他大概不会说。

已死之人【应该】回归冥界——伊西斯说【应该】,友情教也认可这个【应该】。但是真正并且唯一的【应该】难道不是王的个人意愿吗?他是不是真的和大家分开了,他在另外一个世界是不是过的好。这些都弥补不了因为他当初到底是做了选择,还是被选择了产生疑惑的痛。某种意义上感觉到了时间无法逆转,发生过的事果然永远存在。

 @沙阳 说:选择回去也可以理解,不是每个人都想一直住在别人的身体里,那和真正活着还是不一样。
这是一个可接受的理由,但它不太像王选择的原因,因为在我看来,王全力和表作战就是个人意愿(想留下)的表达。至于他想回冥界的意愿,我实在看不出来。哪怕最后的结果是好的,哪怕现在他在冥界很快乐,也不认为他当时有被尊重,其他人都只关心自己,关心【应该】,关心自己的痛苦(分离的痛苦,不得不接受的痛苦,自我牺牲的痛苦),关心自己的愿望所以不想他离开(杏子),没有一个人问过他的意愿……真失败(哈哈,其实大概是因为友情教年纪太小考虑不到这些)。

唯一可能会注意这个问题的海马当时还不在场(漫画),嘤……当然海马大概是另外一种不尊重,他是就算你想离开,我也不让!还是一样!!!果然是没人尊重他哈哈哈太失败了哈哈……

如果说王样没有人格,只有神格,完全没有自我。他的存在和选择完全是为了他人,无论他留下还是离开都是为了他人。比如假设他留下是因为表无法战胜他,还需要他保护。他离开是因为表已经有能力战胜他,如果他不离开表就无法成长(此假设by @元零叶 )。这可以自洽。但这就要问,什么才是成长?成长有什么好处?不成长有什么坏处?是不是除了王的离开没别的成长的可能性?是不是比起离开之痛,不成长之痛才是不可接受的?这些问题的答案都必须问表,选择也应该由表来做。王不能说为了他好(成长)就代他回答甚至代他选择。就像表不能说为了他好强迫他放下剑。

而且王显然有人的一面,不管现在他还是否有,至少他离开之前他肯定有。不管他已经死过几次,不管世俗的观念通常是怎么认为的,他那个时候还像一个人一样活着,他就应该有和其他人一样的权利。强迫他去死和强迫其他人(比如城之内)去死没有区别。因为死是所有人的宿命,但什么时候死依然意义重大。就算告诉你,你死后的世界是永生和享福,你也未必会选择马上去死,一万个人就有一万种选择。

DSD做了某种回答,它说王不是真的死去了,他在另外一个世界继续生活。只要有人还记得他,他依然通过某种无法理解的方式和大家联系在一起(概括by   @江江 )。但这个回答是给除了王之外的所有人的,它是安慰生者的。不是回答死者的。  

就算过了这么久,俺依然感觉伤心和愤怒,这大概就是时间和DSD无法抚平之痛吧。哪怕海暗这对CP最后HE了,王个人的悲剧色彩依然存在。

常说不知道王在冥界的生活,他的想法,他那个时候选择的理由。因为那是神的生活,超过了人的想法。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话,也就是说作为人的那部分的王样也是无法理解,无法推测的,这不合理。实际上就是因为没人问过他想法,很少有人关心他的想法,所以大家才都不知道,所以他才不可描述吧。关心这个问题上,个人觉得除了海马,漫画里其他人都不合格,只有海马能看到他作为一个人(而不是一位神灵)的价值,关心他留在现世的意义。或许这也是海马一定要去冥界的原因之一,他需要一个答案。

如  @眠兔 所说,王或许会羡慕社长吧。虽然社长大概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追逐的到底是什么,但是至少社长是非常清晰的出于自己的意愿行动,到冥界。 

想给这篇日志一个不那么伤心的结尾。

我家亲爱的 @Catt 说,如果社长当时在场大概会变成:

社长:跟我打!我赢了你就别走了!我输了你就可以留下来!
王:???

评论(2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