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年岛-相对论

萌的CP皆萌逆
邪恶植物保护学会
堆放我自己写的小说、童话故事、旧文、随笔、漫画脚本,自制MMD图、视频、3D模型等等
第二基地 http://photo.163.com/dierjidi02/

[波杨无差]星河路远

CP:波布兰/杨威利   清水

杨和菲相互没恋爱箭头的平行宇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悲伤是他的影子,奇迹不是他的名字,这里坐着一个无能者。苦涩徘徊于他的唇边,人有做不到的事,竟然也包括这个。

如果他将这当做自己的责任,便是轻视比克古的意愿和选择。就算知道这一点,杨也很难承受这份的打击。


波布兰沉默地踱着步子,任由寒风吹拂那张似乎生来就不会悲伤的脸。接到坏消息的当天,他和大家一起陷入消沉。但两天后,他便决定着手全舰队的心理再建。为了营造气氛,他把大量威士忌倒进咖啡杯里,服丧期间是不能公然喝酒的。


三天的丧期结束后,杨那时被红茶烫伤的手也几乎恢复。
拆绷带这种简单的小事本来轮不到波布兰,然而他自告奋勇,强调自己经验丰富,杨同意让他试试。

“训练的时候。”当杨问起经验从何而来的时候,他这样回答,“不是受伤,是负荷训练,模拟手疲劳时的状态。”

去除绷带后,波布兰为他的司令官放下座椅靠背:“休息一会吧,难道继‘双脚不着地面’的人之后,您还要变成‘不眠不休的人’吗?”

这当然是夸张的说法,杨这几天都有睡觉,尽管是在药物的帮助下。他勉强笑了一下:“是啊,不能一直悼念夕阳之美。

星空投影仪被打开,缩小了数亿万倍的星云安静地旋转着,被它们包裹能获得内心的平静吗?杨并不清楚,昏昏欲睡间他听到一个声音说:
“做个好梦吧。”


他确实做梦了,当安眠药渐渐褪去它的魔力的时候,杨意识到了这一点。因为他此刻并非置身伊谢尔伦,而是在一艘熟悉的商船上。

或许是波布兰提到了“双脚不着地”的缘故,杨记得在那个时候,在恒星间往来的他也曾表达过对地面的好奇心。

有人为幼小的他展示了一段公路的全息影像。他坐在桌子上,双腿自然放下,就像伸进一条河流。那些玩具般大小的车辆从他腿上呼啸穿过,却不会造成任何伤害。

它们很有趣,然而杨在那一刻确认:比起这些精致的人造物,他更喜欢星星。

他不是属于陆地的人。


这个世界上,杨关心的人几乎都在伊谢尔伦了。


杨睁开眼,见到了号称要为他驱赶噩梦的守卫者,双手微微开合着,像是要握住什么东西。

这位击坠王,大概梦中也在飞行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银河英雄传说 -- 田中芳树
加粗部分:第七卷,第八章,前途遥远。
加粗带下划线部分:第三卷,第六章,没有武器的战争。
措辞有修改。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