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年岛-相对论

萌的CP皆萌逆
邪恶植物保护学会
堆放我自己写的小说、童话故事、旧文、随笔、漫画脚本,自制MMD图、视频、3D模型等等
第二基地 http://photo.163.com/dierjidi02/

乘桴

  吴从简是个演员,作品不多,没什么名气。但他外形不错,让许正宜一眼看中并对他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吴从简婉拒明言只换得许正宜死缠烂打追着不放,后来只好尽量躲着。


  这天吴从简一个人刚练习完就被许正宜堵在练功房里。“你那个角色编剧想换人,我当时就撂下话,敢换你我就撤资!他立马不吭声了。放心,有我罩着,谁也动不了你。”许正宜一脸地快夸我,“怎样?是不是特有安全感?”


    “安全感?”吴从简似笑非笑地咀嚼着这几个字,他心知肚明自己得罪的其实是编剧背后想潜他的大老板,“什么叫安全?有钱有势的人没办法像这样为所欲为,没有努力爬到顶层的人不会被踩得毫无尊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们想整谁就整谁,要逃掉只能找更硬的拳头,更大的靠山。大家对此习以为常,把这一切当成理所当然。”


  “安全,不该是你喜欢才能有的幸运,不会因为你厌恶就消失。我一个人安全,那不叫安全。”吴从简的声音不大,甚至有些冰冷的平静;却蕴含着惊人的怒气,好像有一把火从内往外在烧着他。


    他为什么这么生气?许正宜懵懵懂懂地想。

  

  “我正在练口语准备出国,虽然哪都不是净土,但至少比这强点,所以也不打算回来了。对不起,不是你的错,我是个胆小鬼。还有,谢谢你。”离开练功房的时候吴从简说。


  后来吴从简真的去了国外,但不是他口中向往的热带岛屿;而是一路向西,和冯堃带领的为饥饿儿童募捐的义演巡回团一起深入丛林,他在那里染上了SWC,再也没能回来。


  完

——————————————————————

  乘桴——《论语·公冶长》


始于方圆系列:
如伴身侧
科学宅的数个午后
违约金
乘桴

评论

热度(5)